500万彩票

我们离新冠疫苗成功还有多远:5条技术路线并进,审慎且乐观

微信公众号“健康报”6月22日消息,最近北京疫情反弹,在阻断新冠病毒传播链条的同时,疫苗研发进展再次受到关注。作为抵御病毒侵袭的有力盾牌,疫苗仍是当前战胜新冠病毒的根本之策。

5条技术路线并进

“截至目前,已有5支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科技部部长王志刚6月10日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介绍,“下一阶段,科研攻关把疫苗研发作为重中之重,在确保安全性、有效性的基础上,按照精准、迅速、高效的原则,全力推进灭活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重组蛋白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核酸疫苗等5条技术路线疫苗研发。”

疫苗研发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科技应对”应急攻关项目之一。科研攻关组确定了5条技术路线齐头并进的思路,遴选8个优势团队“并联”开展疫苗紧急研制。

连日来,临床试验好消息频传。6月16日,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和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联合研制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一、二期临床试验盲态审核暨阶段性揭盲会在北京、河南两地同步举行。结果显示,1120位受试者全部产生抗体,且无一例严重不良反应。

5月22日晚,《柳叶刀》在线发表了来自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陈薇院士和江苏省疾控中心朱凤才教授团队的全球首个新冠疫苗人体临床试验结果。研究显示,重组腺病毒5型载体新冠疫苗在I期临床期间安全,并能在人体内产生针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应答。此外,该疫苗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II期临床已在武汉启动,以确定结果是否可以重复,以及在接种后6个月内是否会出现任何不良事件。

与此同时,候选疫苗的动物试验也有新进展。6月6日,国际期刊《细胞》报道了中国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等机构科研人员合作研制的灭活候选疫苗BBIBP-CorV,能诱导小鼠、大鼠、豚鼠、兔子、食蟹猴和恒河猴产生高水平的中和抗体滴度,以提供对抗新冠病毒的保护。

据悉,厦门大学、四川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等高校科研团队,重点从流感病毒载体疫苗、重组蛋白疫苗、核酸疫苗三条技术路线并行推进,协同科研院所和相关企业加快开展新冠肺炎疫苗攻关。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生物医学学院教授金冬雁介绍,香港大学也启动了多个以创制减毒活疫苗、新型流感病毒载体疫苗及重组PD-1融合蛋白疫苗为目标的研究项目,并积极推进国际合作及与内地企业的结盟,其中有一些疫苗已进入中试生产及临床试验。

保持审慎乐观

“审慎且乐观。”这一直是金冬雁对待疫苗研发进展的态度。疫苗研制是一项非常严谨、复杂的科研活动,难度大、周期长,极具挑战性和不确定性。“评价疫苗安全性、有效性,还是要看三期临床研究结果。”

疫苗一般要经过病毒分离、实验室疫苗构建、细胞试验、动物试验、临床研究,然后是规模化生产,最后要经药监部门注册批准才能上市应用。

在临床研究阶段,会分为三期。一期临床试验主要通过少数易感健康志愿者作为受试者来确定人体对疫苗不同剂量的耐受,了解其初步的安全性;人数规模相对较小,数十人或百人左右。二期临床试验会扩大样本量和目标人群,目的是对疫苗在人群中初步的有效性、安全性结果进一步确认,并确定免疫程序和免疫剂量,受试者要数百人。三期临床需要的样本量更大,规模在几千甚至上万人,对于一般传染病,要观察一个流行周期来确定它对易感人群的保护率。

疫苗研发最受关注的问题是,要避免出现抗体依赖增强作用(即ADE效应)。“就是说,假设疫苗注射后人体产生某些抗体,如果这些抗体不但不能中和病毒,反而会帮助病毒感染,是很危险的。目前有观点推测,在新冠肺炎重症患者中存在抗体依赖增强作用。但这种情况在新冠病毒疫苗中会不会发生?会有多大影响?这些非常重要的问题要在三期临床试验后才能确定。”金冬雁介绍,这种情况在登革病毒和呼吸道合胞病毒疫苗研发时曾出现过。

疫苗研发还充满各种未知。“比如说,疫苗接种后产生的抗体保护效果如何,抗体存在的持久性怎么样,会有哪些毒副作用,特别是在老年群体和体弱多病人群中表现怎么样……很多问题都必须在三期才能够找到答案。”金冬雁强调,“只有在公众生命安全受到重大挑战,且完成二期临床的疫苗产品安全有效两方面完全过关的前提下,才能考虑特事特办,在下一波大流行发生前为部分人群紧急接种疫苗,同时完成三期临床试验。如果出现这种不得已的情况,药监部门要果断作出合理判断和决定。”

此前,陈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强调,对重组腺病毒5型载体新冠疫苗的I期临床结果应谨慎解读。“研制新冠疫苗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疫苗能触发免疫反应,并不一定意味着可以保护人类免受新冠感染。开发新冠疫苗的前景是有希望的,但我们离疫苗的普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也有学者提示,大规模感染是否会产生病毒变异,进而导致疫苗保护效果降低,也需要时间论证。即便疫苗非常成功,配套试剂资源、原材料、产能、冷链运输、管理、大规模接种如何解决,需要多久,都需要考量。

“疫苗是用于健康人的特殊药品,安全性是第一位的。即使在应急的情况下,对疫苗安全性、有效性的评价标准是不能够降低的。”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军志在4月14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强调,“在应急审批过程中,以安全有效为根本的方针,坚持特事特办,研审联动,滚动提交研发材料,随交随审随评。”

应加强国际合作

目前,全世界有100多种候选新冠肺炎疫苗正在研制中。

“推进国际合作是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金冬雁告诉记者,既往疫苗研发和临床试验的国际协作都是在世卫组织的协调下进行的。当前美国对待世界卫生组织的态度,增加了不少合作的阻力。

6月4日晚,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全球疫苗峰会视频会议上表示,中国将继续支持世界卫生组织在统筹疫苗研发等方面发挥核心作用,推进疫苗多中心临床试验和研发成果尽快上市使用,向世界提供安全、有效、高质量的全球公共产品。

李克强强调,中国正在加紧新冠疫苗、药物、检测试剂科研攻关,重视疫苗研发国际合作,前不久参与了欧盟等方面发起的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国际认捐大会,愿继续同各方加强相关合作。全球疫苗免疫联盟同中国一直保持良好合作,曾出资支持中方疫苗接种和国际应用。面对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挑战,中国政府愿为联盟筹资周期提供捐助,鼓励中国研发机构、疫苗生产企业同联盟加强协作,支持联盟在推广使用疫苗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值得期待的是,世界卫生组织5月29日启动新冠疫情应对技术“获取池”倡议,希望通过这一信息共享平台推动所有人都能获得新冠疫苗、检测试剂、治疗方法和其他卫生技术。目前,这一倡议已获得阿根廷、孟加拉国、巴西、智利、埃及等30多个国家和多个国际组织、合作伙伴的支持。

(原题为《我们离新冠疫苗成功还有多远》)(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Powered by 500万彩票-500w彩票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